纳吉访双溪阿刹记: 派选前糖果不忘干捞

作者/周泽南专栏 Jan 26, 2011 01:02:40 pm

【无主孤魂/周泽南专栏】 2011年1月15日,为砂州州选和全国普选而奔走全国的首相纳吉12年来第一次抵达双溪阿刹(Sungai Asap)原住民重置区,并大派选前糖果。该区原住民深受巴贡水坝搬迁计划影响,而民怨四起。一万多名深受恶名昭著的巴贡水坝发电搬迁计划残害的乌鲁人 (orang ulu)原住民,以赴盛会和期待救星心情迎接纳吉和砂州准新郎泰益玛目,希望他们能够捎来好消息。为了见证这百年难逢的盛况,笔者也远赴双溪阿刹,准备报 道这份选前的恩典。

当天早上11时左右,当纳吉还在其专用直升机上嘀咕着大选糖果的材料、甜度、卡路里和包装的时候,水坝重置区的数千名原 住民已经陆续抵达迎接首相盛会的Uma Belur长屋。平时捉襟见肘的阿刹区男女,穿戴了他们最珍贵的民族服装,每座长屋也派出最好的舞者和乐手,来迎接从天而降的救星。还有数百名平时缴交交 通费也非常吃力的中小学生被利用来壮大场面。由于该长屋是当年国阵政府以不透明方式交由某公司承包兴建的产物,目睹汹涌的人潮,主办当局莫不提心吊胆,害 怕屋子的劣质材料会支撑不住群众的压力而坍塌,将首相到访变成续双溪阿刹重置区悲剧之后的悲剧。

纳吉的五点承诺

下 午2时15分,在万众期待之下,纳吉终于乘车抵达风雨交加的Belur长屋。在四名便衣紧身守卫,十来名武装警察,两车镇暴队队员的护送和防备之下,纳吉 受邀至贵宾席安然坐下,可惜和隔壁座的砂州首长泰益却只能零度交流,并且用史泰龙般的眼神唱国歌,然后开始他的演讲,并对双溪阿刹以及布拉甲 (Belaga)人民做了以下宣布:

(一)联邦政府已拨款6200万元,兴建连接布拉甲和巴贡的公路,这项计划将由国防部展开。
(二)“原则上”同意承担双溪阿刹居民拖欠政府和水坝发展商多达4100万元的的购屋费。
(三)拨出500万元款项作为巴贡信托基金(Bakun Trust Fund)用途。
(四)拨款114万元给达雅工商总会( Dayak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作为五年的训练用途。
(五)为本南人集聚区的九间校舍拨出90万元的建校拨款。

百万拨款笼络民心

纳 吉简短的演讲谈不上精彩或独到,也没有幽默或振奋人心的词句,他只是连续五次用假装欢欣的语调宣布政府已经或者计划拨款“beberapa juta ringgit”(数百万至数千万元),来博取稀落而缺乏激情的掌声,然后和来时一样表情淡然的步下讲台,继续回到座位,依然和国阵盟友泰益玛目零度交 流。

闹哄哄的首相迎接盛会以纳吉的千万元糖果告终。约两千名双溪阿刹原住民把长屋挤得水泻不透,却满脸困惑地离开。当天晚上和隔天上午,笔者前往重置区不同长屋访问出席的居民,他们就这次首相到访,提出了以下疑问:

(一)不是很明白首相到底承诺了什么,宣布了什么。
(二)模模糊糊的,只听首相宣布了几次数百万至数千万元的拨款,居民却摸不到任何具体的钞票或支票。
(三)首相说“原则上”同意豁免新长屋的购屋费,技术上究竟意味什么?
(四)为何首相没有宣布任何赔偿,包括旧长屋的赔偿、习俗地赔偿以及不足的农作物赔偿?
(五)为何15年前就应该兴建好的布拉甲—巴贡的公路,现在才来拨款?
(六)为何指定兴建公路的单位是国防部,而没有公开招标?
(七)为何首相似乎对双溪阿刹居民的关键问题一点都不了解?
(八)为何整个会面只有首相和高官发言,而居民没有机会发表意见?
(九)为何主办单位说好每个出席者将获得10元,却五毛钱也没有收到?
(十)为何首相千里迢迢来这里,派的却是低卡路里也吃不到甜头的糖果?

在 散会后疑云密布的氛围中,我目睹80岁肯尼亚族老人Udao的背影,拖着沉重的脚步,和理不清是满意还是失望的心情,徒步回到坐落在数公里之遥的Uma badeng长屋。那些穿戴着各自民族传统服装的少妇和安娣,褪下盛装后,还得面对家里短坎的局面,或者愁着孩子明天上学的车马费和零用钱。在大热天下被 逼穿校服充场面的本南族小学生,明天上学也许得继续挨饿,只因为他们的父母穷得没有能力为他们提供早餐。

国防部越俎代孢

关 于纳吉批准国防部承包兴建耗资6200万令吉,连接布拉甲和巴贡之间公路的决定,Uma Bakar长屋居民约翰帮巴(John Bampa)博士表示,这条公路应该在15年前就兴建了,何必等到今天?他透露,在第八马来西亚计划之下,政府已经拨款6800万元来兴建连接布拉甲和 Metjawa的公路,如果认真兴建,公路早在15年前就兴建好了,根本没必要再次拨款进行相同的工程。

Uma Belur长屋居民 肯尼特(Kenneth)博士也表示,政府大大小小的修路拨款,已经发放了多少次,该公路的路况就几乎还和10年前一模一样,说明修路款项去向不明不白。 他们都共同表示,纳吉在没有公开招标下就将建路工程交给国防部旗下的Jiwa Murni 公司承包,有滥用公款之嫌。Uma Balui Liko 居民米谷罗杨(Miku Loyang)更直接了当的指出,6200万元的拨款表面上看来庞大无比,实际上能够获益的或许只有作出该拨款宣布的“两个大人物”,至于得利者是谁当然 心照不宣了。

笔者跟随砂州民联领袖巴鲁比安(Baru Bian走访其选区老越(Lawas)期间,后者透露从Lawas近郊通往Long Kebalaan内陆的公路也是当年由中央政府批准让国防部兴建,结果该单位在公路还没完成的情况下就决定完工,为当地人留下一段笑话。纳吉这次拜访双溪 阿刹,打着派选前糖果的名堂,最终却涉嫌通过拨款给国防部让“某些人”能够从中受惠,让选民受惠的诚意大打折扣。

由于有了如此先例,笔者难 免突发奇想,如果有一天巴贡蓄水开始淹没了原区原住民的大部分土地,并构成18座岛屿后,政府通过拨款给国防部,购买数艘潜水艇在水坝地区供居民付费使 用,彷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届时,当纳吉和泰益拜访巴贡地区时,一定会将自己的壮举形容成造福社会,让巴贡居民享有最先进的水底交通工具。

不提拖欠12年的赔款

双 溪阿刹居民花了整整12年等待政府给予应有的赔偿,对这次纳吉这次官民会面感觉落差巨大。例如Uma Belur长屋的居民 Dennis Hang Bilang表示,纳吉只提出“原则上”同意考虑豁免居民偿还重置区新长屋的购屋费,可是并没有提及政府是否打算赔偿居民旧有长屋,价格多少。他还说,政 府不断通过主流媒体促请双溪阿刹居民应该充分把握发展的机会,可是却故意不发放政府还拖欠居民的各种赔偿,包括旧长屋、旧习俗地以及被遗弃的农作物等等, 导致居民根本就不具备任何资金来进行投资。

Uma Bawang长屋居民 Huan Jeno也提出,不只是他个人,他相信双溪阿刹重置区所有15座长屋的居民都和他一样担心,政府会以豁免5万2000的购屋费,来取消政府应给巴贡原地区 所有旧长屋的赔偿。他提出了很有说服力的论据,他说:“说到底,当年并不是我们自己要搬迁的,而是被政府训令搬迁的。赔偿我们的损失是政府理所当然的义 务,哪有将我们逼迁后还向我们这些受害者追讨购屋费的道理?

国阵选前大派糖果固然是不应纵容的贿选行为,然而这种屡见不鲜的手段几乎已经变成我国选举的常态。如今纳吉可能技高一筹,更进一步将派选前糖果当作障眼手段,让某些亲信受惠于公路工程等计划。

国 家领袖竟然可以打着挽救双溪阿刹原住民命运的旗帜和荣耀,背地里却干着违背人民利益,扭曲真相,混淆人性价值的勾当,这莫不让人深感心寒。当然,更紧迫的 任务应该是提高各自的行动能力和突破社会现状的能量,为真正健康、安全、公平、开放的马来西亚,铺出一条康庄大道。兴建这条大道不必等谁来宣布或批准,更 不必涉嫌贿选和滥权,至于踏不踏出这一步,主动权其实完全在你我手上。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曾任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现从事纪录片工作。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6763.html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